欢迎访问!
市场形势
 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市场形势 > 正文

台湾主席选举不应沦为“亲美”赛场

发布日期: 2021-11-23浏览次数:

  中国党主席选举今天(9月25日)举行,选举结果将在今天傍晚6时左右揭晓。目前,四位主席候选人江启臣、朱立伦、卓伯源和张亚中都在进行最后冲刺,希望夺下宝座。

  眼下在台湾地区虽为“在野党”,但因2022年的“地方选举”和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时间越来越近,加上与“抵御外敌”相比,似乎对党内选举更有热情,因而此次党主席选举备受关注,谁能胜出,似乎也与未来能否重新“执政”大有关系。

  党主席选举选的是本党“掌舵人”,本应聚焦本党发展与“执政”前景,但纵观此次党主席的选举过程,虽呈现出“四人竞逐”的热闹场面,却有些“失焦”。有候选人为了迎合所谓“本土民意”,不惜走的选举路子,大打“亲美远中”牌,甚至将竞选变成了“亲美”赛场。

  或许是担心重蹈韩国瑜此前败选的覆辙,自宣布参选党主席以来,朱立伦和江启臣有意在不同场合表达“亲美”意思,恨不得让外界将他们与“亲美”划上等号,更唯恐被贴上“亲中卖台”的标签。台湾“大同盟”和“中华泛蓝协会”委托艾普罗公司9月14日至16日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,分别有26.5%和36.4%的受访者认为朱立伦“亲美”、“平衡美中”,占比位列四位主席候选人之首。

  在岛内媒体的报道中,朱立伦虽身在,却早已登上“亲美经济舱”。今年4月30日,朱立伦参加美国斯坦福大学“胡佛研究所”举办的“美中台关系”研讨会时,曾明确表达了他的亲美立场:“不像所说的我们‘亲中’,这不对。我们是一个和平的关系,我们的党坚定地与美国在一起。”他还表示希望未来台美间能够展开更密切的合作,因为“美国的老朋友们过去较少机会接触台湾在野的”。

  不只自己口头上“亲美投诚”,朱立伦也有意在一些关键敏感问题上作试探。8月5日接受一家广播媒体专访时,朱立伦暗批现任主席江启臣“荒废”对美工作,表示他自己若当选主席,“一定要成立‘驻美办事处’,重建与美方的关系,不让成为一言堂,还污蔑‘亲中卖台’”。

  在《中美建交公报》中,美方明确承诺,美国人民将同台湾人民保持文化、商务和其他非官方关系。在此背景下,台湾地区在美国设立了“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”。然而,一心谋独的蔡英文当局不久前向美方提出,拟将“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”更名为“台湾代表处”,遭到大陆的强烈反对。在明确知晓大陆的坚定立场之后,朱立伦仍然再提办事处更名问题,其路数与又有何异?

  无独有偶。此次主席选举的另一位关键候选人江启臣,自去年3月当选党主席后,一改在党内的所谓“亲中”风格,积极与美方亲近,甚至在两岸、“外交”议题上与当局的立场接近,以致被贴上了“小绿”的标签。去年10月,在江启臣的主导下,党团在台湾“立法院”提出“促美军协防台湾”及“台美复交”两项议案。尽管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早已表示,“两岸的事是两岸同胞的家里事,绝不容许任何外部干涉”,台湾地区前领导人、原主席也发出“首战即终战”和“美军不会来”的警告,江启臣仍执意搅动“美军协防台湾”与“台美复交”等制造所谓“”、“两个中国”或“”分裂行径的议题,其想以此打“亲美牌”、讨好选民的用意再明显不过。

  去年12月15日,江启臣与两名美国前政府官员进行线上对话时,也不忘向美国拜登新政府示好。他以主席的身份说,将继续坚持“亲美的政治立场”,希望能与美国各方维持“密切关系”。他还公然鼓吹美国对台军售,希望美国持续对台出售武器装备,称这是为了“维持台海和平”。今年8月公开宣布寻求连任党主席后,为了炒热选情,江启臣更是在亲美的道路上一路狂奔。江启臣团队8月6日向媒体透露,他计划在10月份率领退役军事将领、前“外交”官员或专家学者的小型代表团访美,参加“美台国防工业会议”。分析人士评论说,江启臣大有与朱立伦抢“亲美”风头的意思。

  不论是朱立伦还是江启臣,似乎都把“亲美”视为破解颓势的“神药”。但在岛内不少清醒人士看来,这不过是用剩下的雕虫小技,绝非的正确之选。

  台南仁德区党部主委刘子利9月11日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,“亲美反中”绝对不是台湾应该有的选项,绝对不能跟着的选举策略走,否则与有何差别?刘子利还提到,有些台湾人对美国有不切实际的期待,但事实上,所有美国介入的战争最后都以失败收场,越南、伊拉克、叙利亚、阿富汗都是最好的例子。刘子利反问说,美国为何要对台湾好?其实就是要台湾向美国买军火、进口“莱猪”(含莱克多巴胺即“瘦肉精”的猪肉);美国对台湾的“友善”,其实都是“口惠而实不至”。

  前“立委”邱毅9月24日对媒体表示,不论这次谁当选主席,都与台湾未来命运相关。他认为,当前美中处于“对抗”状态,台湾无法再两边讨好获利,像当局那样完全倒向美国,只会受制于人,且令两岸关系高度危险。

  台湾东海大学政治学系教授潘兆民此前也分析说,在当前形势下,最需要思考的课题是,一旦党内的“亲美派”过于躁进,两岸互信消磨速度相对增加,两者失衡,“蓝营”最终会走向“”路线。

  值得注意的还有党主席选举的一个特殊传统。以往每逢党主席选举,黄复兴党部票源都是最终胜败的关键因素,今年相信也不例外。黄复兴党部的正式名称为“国军退除役人员党部”,是中国目前余下的唯一特种党部,“黄复兴”为其党部代号,成员包括退役官兵及其眷属,以及“退辅会”所属事业机构成员。主席选举具投票资格的党员约37余万人,其中“黄复兴”系统约占26%,是党主席选情的关键。而关键中关键是,黄复兴党部的党员中,政治主张更倾向于“两岸终极统一”而非“亲美远中”。这也是洪秀柱2016年3月能高票当选、成为首位女性党主席的重要原因之一。此外,2017年吴敦义之所以在党主席选举中胜出,也是因为他强调坚持“九二共识”,而不是凸显其“亲美”路线。

  然而,有些主席候选人现在似乎走入了一个误区,以为“亲美”是选情保障。他们应该明白,打“亲美牌”赢不了党主席选举,也无法保证在2024年的选战中走得更远。反过来,认真思考如何处理好两岸关系、如何促进和维护党内团结,恐怕才是能否胜选的关键之所在。